怎麼樣可以用設計 讓社會變得更好? | UNME DESIGN

怎麼樣可以用設計,讓社會變得更好?厭世會社

#talks#social-giveback
Words by Wolf. Goat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1

厭世會社的形成,來自於乖哥的人生經歷中,重度憂鬱後,所誕生出來的理念與想法。想要幫助憂鬱患者面對人群,堅持經營一個治癒空間,往社會企業的目標前進,對面的我們聽得十分激動。光是想像能協助這樣的社會企業,完成他們的品牌空間設計,是我們一直想做的事情。

厭世者的喘息空間

厭世會社,是一間以憂鬱患者為出發點的社會企業,老闆本身所經歷的憂鬱病史,促使他建立這個地方,提供病友們喘息的空間,甚至創辦病友的交流圈,協助他們翻轉心態,重新面對人群。

以人為本的品牌空間設計

設計是最不重要的事,最重要的事情應該是空間的每一個環節,都應該要跟人們的心理狀態,或是他們喜歡的環境去做媒合。
我們去尋找憂鬱症的人他們傾向在什麼樣的場所聚集、他們喜歡怎麼樣的色溫、喜歡復古還是喜歡簡約、還是喜歡時尚;探討為什麼他們會喜歡一些舊舊的物件、書籍。
在空間中我們用的每一個建材、色溫或元素,一直延伸到如何平衡原有的建築結構,並不是透過設計想去表達什麼意象,而是我們透過能夠真正把這一個地方當作自己最喜愛的場所的這群人,把他們的喜好呈現出來。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2
憂鬱患者喜好的色溫與復古物件

為了更深刻理解厭世會社,我們甚至吞下了藥丸,體驗他們在服用藥品後的情緒、嘗試去感受跟他們相同的情境,把這些具像化出來。在藥效發作後的那八個小時裡,撇除極度嗜睡的問題,被降低的感知以及幾乎沒有心情起伏的感受,讓我們覺得這次的設計不只是打造一個屬於他們的空間,更要設計出一個讓大眾理解憂鬱症的場域。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3

讓人想探尋的隱密

當時,我們遇到最大的困難是店面位在一個幾乎沒有任何人流會進去的死巷子裡,站在巷口完全看不到店面。
一般來說設計可能會花比較大的金額,去把整個店面做修整,讓大家注意到它與環境之間的視覺反差。但憂鬱症這個主題,以及現況的經費,並不允許我們這樣子做。
所以在行銷上,門面照片要讓人產生想探尋的慾望,剛好憂鬱症族群也有類似的喜好,他們喜歡去深耕、專注在找尋某一件事。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4
讓人想要探尋的隱密

為了讓空間更有品牌故事獨有的溫度,我們運用門面呈現出把膠囊打開、把藥粒倒掉的意象,希望來到厭世會社的人,可以不再吃藥。在設計視覺化的過程,從來不是直接的應用,而是具象化並運用智識經驗來產生關聯性,因此我們修整了膠囊的弧線與比例,並將門一分為二,運用天地滑軌讓膠囊得以打開,滿足雙動線的進出。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5
打開膠囊

呈現膠囊意象的橫拉門同時具有功能性,店面周圍是住家,當人們在店外抽菸或是聊天時,可以透過拉門的移動,遮擋菸味、避免被人直視。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6

來一起厭世吧

很高興在 2021 年,這項作品獲得了MUSE 國際設計大獎 Gold Winner,這項肯定其實是來自厭世會社經營者本身,在設計過程中始終貫徹著這個使命。
厭世會社不是一個很好操作的品牌空間設計案件,但這作品讓我們有機會證明,設計師不能只靠高級的材質堆疊,而是兼具創造與美感,諸多的限制正好激發了我們去創造這個案件的可能性。

the-misanthrope-society-how-to-build-a-better-society-with-design_7

如果你也認同,用行動支持吧!
厭世會社 Facebook
厭世會社 Instagram



更多作品照片

轉載:舊物件與深色調讓情緒靜靜流淌,脆弱人類的避世所:厭世會社
Share

這篇文章是否讓你想到什麼?
快跟朋友分享吧!
Hey, 別忘了說你是在 UNME 看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