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可以用設計,讓社會變得更好?
#unmedesign
#commercialdesign
#brandidentity
#spacedesign
#interioresdesign

怎麼樣可以用設計,
讓社會變得更好?

#關於厭世會社

怎麼樣可以用設計,
讓社會變得更好?

厭世會社的形成,來自於乖哥的人生經歷中,重度憂鬱後,所誕生出來的理念與想法。想要幫助憂鬱患者面對人群,堅持經營一個治癒空間,往社會企業的目標前進,對面的我們聽得十分激動。

光是想像能協助這樣的社會企業,完成他們的商業空間設計,是我們一直想做的事情。

激動歸激動,我們卻也經歷了一番討論。

SCROLL DOWN

Wolf:「我們一定要幫助這個企業。」

Elephant:「但 70 坪,才 xx 多萬,基礎工程也不夠用啊...」

Wolf:「所以我想跟你們討論一件事...」

其他夥伴們眉頭一皺,

Wolf:「嘗試在現有的預算內規劃完設計內容,而且先不考量我們的任何費用。」

Elephant:「你的意思是...先做再說,合約、設計費都不簽?」

Octopus:「這會不會風險太大?畢竟我們也算新創公司耶!」

Elephant:「而且預算吃緊,意味著我們要花很多時間研究現況囉?」

面對夥伴擔憂與質疑,

Wolf:「你們也知道,一分錢一分貨,按照這樣的比例,他們有很大機會碰到便宜行事的公司。削減掉的設計內容,會讓品牌斷聯、門面沒有記憶度、空間營運的坪效分配不均,這不等於就是讓這樣的好企業還沒開始就下去了嗎?!」

利潤與理念的選擇,
你相信什麼?

說不掙扎,都是騙人的,經營一間公司,怎麼可能不談利潤?
如果是你會怎麼選?



我們很幸運,擁有斜槓的能力,
分析成本,讓空間去蕪存菁。

我們很幸運,在選擇面前,
有能力去選擇我們相信是對的事情。

厭世會社,是一間以憂鬱患者為出發點的社會企業,老闆本身所經歷的憂鬱病史,促使他建立這個地方,提供病友們喘息的空間,甚至創辦病友的交流圈,協助他們翻轉心態,重新面對人群。

為了深刻理解厭世會社,除了市場調查、競品分析之外,我們甚至吞下了藥丸,體驗他們在服用藥品後的情緒。在藥效發作後的那八個小時裡,撇除極度嗜睡的問題,被降低的感知以及幾乎沒有心情起伏的感受,讓我們覺得這次的設計不只是打造一個屬於他們的空間,更要設計出一個讓大眾理解憂鬱症的場域。

在精準的 TA 定位之後,我們利用跨領域設計的技能,同步執行品牌理念溝通與視覺設計等環節,使所有情緒產生共鳴,達成維度上的規劃。

為了讓空間更有品牌故事獨有的溫度,我們運用門面呈現出把膠囊打開、把藥粒倒掉的意象,希望來到厭世會社的人,可以不再吃藥。在設計視覺化的過程,從來不是直接的應用,而是具象化並運用智識經驗來產生關聯性,因此我們修整了膠囊的弧線與比例,並將門一分為二,運用天地滑軌讓膠囊得以打開,同時滿足雙動線的進出。

2021 年 5 月,
在我們的選擇堅持理念之後,
迎來國際大獎的肯定。

厭世會社設計案榮獲 MUSE 國際設計大獎 Gold Winner
完成新設計後的厭世會社於 2020 年登上國際新聞媒體 CNN

各方的肯定與作品的影響力,讓我們對於 UNME 的社會企業專案更有信心,
每年我們會撥出部分盈餘,作為公益經費,用我們的專長—「設計」,來協助社會企業,
厭世會社就是其中一個社會企業專案。



RELATED ARTICLES